突发!30倍白马股遭遇50亿大减持


(原标题:突发!30倍白马股遭遇50亿大减持)

中国基金报记者 南深

今年1月上市满三年的千亿级CRO龙头康龙化成,正在遭遇解禁原始股东潮水般的减持。

8月23日晚,康龙化成公告,重要股东信中康成和信中龙成拟合计减持公司股份不超714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按最新收盘价计套现金额高达50亿元。就在此前一天,公司刚刚公告信中康成和信中龙成完成了一轮为期六个月的减持,套现了数十亿元。

信中康成和信中龙成实际上是“券商一哥”中信证券旗下直投公司的持股平台,此番减持按公告日收盘价计,浮盈分别达到约22倍和15.6倍。

不到三周前中国基金报刚报道,康龙化成实控人及其一致行动人压着可减持额度上限抛出减持计划,拟套现超20亿元。此前的4月29日,公司另一路重要股东联想控股旗下的君联资本也抛出了数十亿市值的减持计划。

两轮减持无缝对接

已套现数十亿元

据康龙化成公告,于近日收到公司主要股东深圳市信中康成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信中康成”)和深圳市信中龙成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信中龙成”)出具的《股份减持计划告知函》。

信中康成持有公司股份2亿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16.79%),计划以大宗交易、集中竞价交易、协议转让等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476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4%);信中龙成持有公司股份413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3.48%),计划以大宗交易、集中竞价交易、协议转让等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238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2%)。

其中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的,自公告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2022年9月15日至2023年3月14日)进行;以大宗交易方式减持的,自公告之日起3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2022年8月29日至2023年2月28日)进行。

就在此前一天的8月22日晚,康龙化成刚刚公告信中康成和信中龙成完成了一轮为期半年的减持。

根据公告,今年1月26日信中康成宣布,计划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317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4%);信中龙成则计划减持不超过158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2%)。8月22日,上述为期半年的减持窗口时间届满,两股东实际减持2719.81万股,占总股本的3.11%,套现数十亿元。

这样,随着8月23日新一轮减持计划出炉,信中康成和信中龙成前后两轮减持实现基本无缝对接。

拟再套现超50亿元

浮盈最高近22倍

8月23日,康龙化成收盘价70.46元/股,以此计算信中康成和信中龙成本轮减持拟合计套现金额超过50亿元。

康龙化成发行资料显示,信中康成和信中龙成实际上均为中信并购基金控制的持股主体,股份均是在康龙化成上市前取得,IPO后两者分别持有康龙化成23.94%和4.34%的股份,合计持股比例仅次于实控人阵营,其中信中康成更是第一大股东。

信中康成的普通合伙人为中信并购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中信并购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唯一股东为金石投资有限公司,金石投资有限公司的唯一股东为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除了作为普通合伙人,中信并购基金还通过另一有限合伙中信并购基金(深圳)持有信中康成50.16%的合伙份额。

康龙化成招股书显示,信中康成和信中龙成取得公司股份的成本分别是8.8亿元和2.2亿元。

以此测算信中康成此次拟减持4%股份成本仅为1.47亿元,按8月23日股价计浮盈接近22倍;而信中龙成此次拟减持2%股份取得成本约1.01亿元,按8月23日股价计浮盈约15.78倍。

实控人刚抛20亿大减持

联想旗下PE也在套现

就在8月5日晚,康龙化成公告,公司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拟合计减持不超过2775万股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33%,按当日收盘价计,套现金额约22亿元。而此次减持正好踩着其今年可减持额度的上限。

康龙化成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包括楼小强、郑北、康龙控股、宁波龙泰康、北京多泰,以及厦门龙泰鼎盛、厦门龙泰汇盛、厦门龙泰众盛、厦门龙泰汇信、厦门龙泰众信5个有限合伙企业。本次减持股份为公司首次公开发行前发行的股份及上市后权益分派资本公积转增股本方式取得的股份,今年1月28日上述股份上市满三年获得解禁。

除了第一股东阵营实控人和第二大股东阵营中信并购基金之外,康龙化成第三大股东阵营联想旗下的君联资本也正在实施减持。

4月29日康龙化成公告,持有公司股份426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5.37%)的股东君联闻达计划以大宗交易、集中竞价交易等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1476万股(不超过公司总股本比例1.86%);持有公司股份32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0.41%)的股东君联茂林计划减持不超过112万股(不超过公司总股本比例0.14%)。招股书显示,君联闻达和君联茂林受君联资本控制。

股价一年跌去57%

中报业绩增速大降

康龙化成从事药物研究、开发及生产服务,为客户提供药物发现和药物开发服务,该公司业务与医药行业及药物研发外包市场的发展有着紧密的关系。2019年1月上市的康龙化成业绩持续高增长,股价也迎来“戴维斯双击”,三年不到涨幅近30倍,成为两市家喻户晓的大白马。但近一年股价却迎来深度回调,业绩也在今年失速,“双击”变成了“双杀”。

去年8月,康龙化成股价创出了162.77元的历史高位,市值超过2000亿,但到今年1月28日原始股解禁时,股价已经跌至80元附近,如今更是来到70元附近,约一年时间跌幅高达57%。

业绩方面,2019年上市后发布的四份完整年度财报来看,康龙化成保持着极高增速,2018年至2021年净利润增速分别是44%、64%、114%和42%,扣非净利润四年复合增速也在55%以上。这样2021年度公司实现净利润16.61亿元,实现扣非净利润13.41亿元。

但7月18日,公司发布2022年中期业绩预告,预计上半年实现归母净利润5.6亿元至6.1亿元,同比增长0%至8%;扣非后净利润为6.4亿-6.9亿元,同比增长10%-18%,与此前数年的超高增速差距明显。

对于业绩失速,公司称2022年上半年海外运营成本受欧美通货膨胀的影响有所提高,海外运营主体一定程度延缓集团整体的盈利增长。此外,2022年上半年疫情对国内的临床研发服务有一定影响,临床研发服务一定程度延缓集团整体的盈利增长。

尽管康龙化成股价已腰斩不止,但按其预告的2022年中期业绩计算动态市盈率,目前估值仍超过70倍。